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 : 專注精英人物報道
當前位置:右側圖片 網站首頁 > 藝術名家

專訪古琴界才子聶勇

時間:2019-06-15 15:55:17來源:當代人物網作者:廖云新點擊:
“琴音靜流水,詩夢到梅花”,“抱琴看鶴去,枕石待云歸”。自古及今,有關描述古琴的聯句辭章俯拾即是,無不空靈而唯美。如果一定用一樣樂器來代表中國文化,那..


聲出五音表,弦鳴十指間


——專訪古琴界才子聶勇


全媒體記者:廖云新


“琴音靜流水,詩夢到梅花”,“抱琴看鶴去,枕石待云歸”。自古及今,有關描述古琴的聯句辭章俯拾即是,無不空靈而唯美。如果一定用一樣樂器來代表中國文化,那一定非古琴莫屬。古琴,傾注了中國文人對于音樂之美的想象,融進了無數雅士對這一“圣樂”的緲緲情思。故而,癡愛古琴者史不絕書,代不乏人。


在古城襄陽,就有這樣一位“我為古琴狂”的癡迷者。他,十五載流年蕩過指尖,修一顆云水禪心;十五載深情劃過琴弦,邂逅內心的安然靜好。歲月的賞賜成就了他“襄陽古琴第一人”的美名。他就是被譽為“中國古琴界才子”的藝人聶勇。


null


上篇:一曲難忘,情定古琴


少年時代,混沌初開,文學藝術的感染力往往會影響一個人的志向和意趣,甚至決定一個人的人生軌跡。一詩一詞,一歌一曲,一書一畫,如果攝人心魄,鉆入骨髓,觸動了內心深處的某一根神經,便極有可能讓人“走火入魔”,念茲在茲,不能自持。聶勇就是如此。1994年,時年14歲的聶勇在電影《笑傲江湖》中,偶然聽到了用古琴演奏的曲子,自此便迷上了古琴和中國古典民樂。


琴為何物,斫木成空。弦系其上,音出其中。古琴,又稱瑤琴、玉琴和七弦琴,雖有三千年以上歷史,但確如唐代詩人劉長卿在《聽彈琴》詩中所言:泠泠七弦上,靜聽松風寒,古調雖自愛,今人多不彈。


null



“古琴實在太冷了,它屬于小眾樂器,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當時不要說有人教,很多人都沒見過古琴長的是個啥模樣,我雖然迷上了古琴,但無琴可購,無師可拜,無處可學,當然,也無錢可買。”聶勇告訴記者。


帶著對古琴藝術的癡迷,1998年聶勇考上了武漢音樂學院,他期冀在專業院校完成自己未竟的心愿。遺憾的是,當時的武漢音樂學院也沒有老師教授古琴。大學四年里他一直關注著古琴的各個流派,但苦于投師無門,聶勇的古琴夢仍然虛無縹緲,仿佛在身邊,但又遙不可及。


中篇:拜師名門,學有所成


2002年聶勇從武漢音樂學院畢業了。愿未了,夢猶在。他沒有急于求職,經人介紹只身來到揚州,拜師廣陵派琴師劉楊老師名下(廣陵派第十代傳人劉少椿之后)。


學習古琴不同于其它樂器,遵循的是師徒傳承這一古儀,必須耳提面命,心手相傳,一對一教學,方能得其真傳要旨。彼時的聶勇父親亡故,家境貧寒,交不足學費。在師父家中,他白天幫忙干活,協助師父斫琴、調音、裝琴弦,早晚時間則在師父的悉心指導下學習古琴。從2002年到2005年,聶勇在揚州持續學習了三年時間。因為有四年音樂學院的底子,加之他勤勉好學,又悟性極高,三年后他已經能夠嫻熟的彈奏《流水》《關山月》《酒狂》《梅花三弄》等眾多古琴名曲。


“我特別要感恩我的母親,在2002年初到揚州學習古琴時,母親傾其所有,還借了外債,花了6000多元為我購買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張古琴。如果說師父是舟,而母親則是水,我則是船客,是他們共同載我渡向彼岸。”聶勇說。


師恩巍峨如山,母愛浩蕩如海。懷揣師恩母愛和對古琴的膜拜,聶勇決意一生只做一件事,一生做好一件事,就是在古琴的藝術之路上不斷精進。“這是我的初心,也是匠心,我不能迷失方向,忘記出發時的路,更要明白何處是歸途。”聶勇告訴記者:“傳承古琴這一中國傳統文化,將是我畢生追求!”


640.webp (1)_副本.jpg


2005年從揚州學有所成的聶勇回到襄陽,籌資開辦了襄陽古琴社,這是襄陽城第一家專業教授古琴的培訓機構。


然而,由于古琴很少有人了解,不是很熱門的樂器,聶勇廣發傳單,并在網上發帖招生,但應者寥寥,少有人問津。聶勇告訴記者:“我的第一個學生是一位時年四十多歲的李姓中年男人。他見到古琴很好奇,我彈了一曲《酒狂》,他當時就迷戀上了古琴。”如今,這位徒弟已跟隨他學了14年古琴,二人亦師亦友,已然成為知音。后來得知,他的這位徒弟是位身家過億的企業家。現在,拜在他門下學習古琴的學員已從當初的兩人發展到五十多人。這些學員遍及各地,他們經常雅聚,撫琴操曲,每每此刻,琴聲悠悠,禪意幽幽,琴朋道友,莫不稱快。


藝無止境,學習古琴是一輩子的事兒。如今,聶勇在繁忙的教學之余,每年都會抽出一個月的時間,到揚州回爐深造,以求藝術精進。


古琴的奇妙迷人之處在于它的百人百調,千人千音。同一首曲子,不同的心境和情感,每個人彈奏出來的都不一樣,能聽懂的才是知音。


聶勇告訴記者:古琴以陶冶情操,修身養性為主,心浮氣躁的人很難學好古琴。一杯茗茶,兩三知己,彈曲弄弦,樂在其中,令人心曠神怡,是一種高雅的藝術享受。


null


下篇:賺錢養夢,以藝養藝


采訪過程中,聶勇多次提及,單一的古琴培訓很難賺錢養家,既便到了今天,學習古琴的人仍然不多。2007年,他在繼續招收古琴學員的同時,為了擺脫經濟窘境,又成立了一家藝海琴行。琴行聘請的10多名專業教師,都是專業院校畢業,全部持證上崗。主要教授古箏、鋼琴、吉他、小提琴、非洲鼓等樂器。12年來琴行已培訓學員三千多人,有很多學員考入中央音樂學院、武漢音樂學院等專業院校,在各級各類樂器比賽中獲得獎項的學員不計其數。


對學員負責,對家長負責,對教學質量負責。聶勇說:我們招生培訓,絕不唯利是圖,做到兩不招,一是不招收5歲以下的兒童,二是不喜歡樂器的不招收,這是泯滅孩子天性的做法,我們會主動勸退這些孩子的家長。


null


賺錢養夢,以藝養藝。聶勇另辟蹊徑,開辦藝海琴行的目的,就是要用足夠的經濟收入來支撐古琴的培訓和推廣。10多年來聶勇先后參加了數十場古琴演奏公益活動,利用一切機會傳播古琴這一中國傳統文化,他先后被諸葛亮文化節和當地著名旅游景點唐城聘為特約古琴演奏家。前不久,一家5A級旅游景區高薪聘請他常駐于此,作專業的古琴演奏,被他婉言謝絕。


談及未來的愿景,聶勇告訴記者:我要把古琴社辦的越來越好,讓了解古琴的人越來越多,喜歡古琴的人越來越多,來學習古琴的人越來越多。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在古琴的教學、普及和推廣上,聶勇沉潛入定,執著守望。古琴,仍然是他心中的圖騰,他在內心深處時時一叩三拜,傾注著對古琴的綿綿深情!


psb (5).gif



   

   責任編輯 : 廖云新


標簽:   當代人物網 廖云新
280组选号码前后关系